網誌

+VE思——分離焦慮症(四)

從朗母和伍副校長口中,已經知道阿朗患了兩個分離焦慮症的症狀:跟母親分離時會感到痛苦,以及母親不在身邊,不敢睡覺。要多一個,才能確定患有此症,而我需要阿朗親口回答問題。 這需要一些耐心和時間,但在朗母協助下,我知道了:他會反覆夢見跟母親分離而驚醒;他害怕離開母親,是因為害怕母親會像父親一樣一去不返;當知道要上學,要離開母親,他感到十分不開心;他十分害怕只有自己一個。以上已經是四個從他口中知道的症狀。 他沒有的兩個症狀,是害怕離開母親之後,自己會受到傷害;他也沒有因為分開而有肚痛、嘔吐之 …

+VE思——分離焦慮症(三)

阿朗新學年升讀小學二年班,突然不想上課,無論怎樣都不願意離開家門。伍副校長找我求助,我跟阿朗和朗母一起面診,發現阿朗一點也不願意離開母親。經過一再探究,原來朗父在六月的時候因為交通意外離開人世。 因為父親的死,令阿朗變得依賴母親,一刻也不願意離開,他害怕只要母親離開他的雙眼,就會像父親一樣永遠不回來--這是我暫時的推論。 「他的父親在六月底逝世,之後因為要辦喪事,阿朗最後兩星期的課也沒有上。」朗母說。之後暑假來臨,阿朗跟沒有工作的母親二人或躲在家中,或出外散心,母子二人形影不離,直到 …

+VE思——分離焦慮症(二)

四年前的一個十月,伍副校長為了一個缺課個多月的學生阿朗,竟然來到我的診所,因為他覺得,學生可能有精神健康問題。我請他幫忙聯絡他的家人,大約一星期後,阿朗兩母子就坐在我面前。 我望着阿朗,他避開了我的眼神,身體微微的靠向母親,這些小動作有時候會透露很多資訊。於是我對阿朗說:「我想先跟你媽媽談一點事情,外邊有位護士姐姐,她有許多玩具的,不如出去跟護士姐姐玩好嗎?」我的話還沒有說完,阿朗已經表現得很緊張,耍手擰頭,雙手捉着媽媽的手臂不放。 我望着朗母,她說:「他最近都這個樣子,去年他已經會 …

+VE思——分離焦慮症(一)

往日我帶兒子上學,都會見到老師;今天卻見到校長。我在開學禮見過伍校長致詞,當時覺得很眼熟,這次他主動走過來跟我說:「何醫生,幾年沒見了。」聽到聲音,我才想起,大約四年前,他在另一間學校做副校長時的一件往事。 四年前的一個十月,伍副校長來到我的診所。「何醫生,妳好!冒昧來打擾妳,我是某某小學的副校長,我有一位學生,近來可能有點……困難,想先問問醫生一些專業的意見,我們學校怎樣才能幫到他。」 一位彬彬有禮的副校長,為了學生竟然前來診所,令人感到尊敬:「副校長太客氣了。其實當事人親自來較好 …

+VE思——焦慮症

香港最近一次有關精神健康的大型調查,要數《香港精神健康調查二〇一〇-二〇一三》,根據結果,年齡介乎十六至七十五歲的華裔成人當中,最常見的精神病是混合焦慮抑鬱症(百分之六點九),其次是廣泛性焦慮症(百分之四點二)、抑鬱症(百分之二點九)及其他類型的焦慮症,包括驚恐症、各類恐懼症和強逼症(百分之一點五)。可見,綜合而言,抑鬱症和焦慮症跟香港人最息息相關。接下來的幾個月,我們先集中探討不同焦慮症(anxiety disorder)的成因、病徵和治療方法。 焦慮症有很多種,有些小孩子才會患上,有些 …

+VE思——適應障礙(四)

補習老師小芬,跟男朋友分手兩個月,持續感到不開心,影響情緒和工作。我判斷她患了「適應障礙」。適應障礙不是病,而是介乎正常與生病之間的狀態,患者的情緒表現說不上正常,但又未至於抑鬱症的程度。 「我會介紹你看心理專家。」 「有哪麼嚴重嗎?你不是說這不是病嗎?」 小芬聽到要見心理專家,感到訝異。這不是病,是我自己說的,那為甚麼又要見心理專家?我這樣回應:「因為這種情緒至少短期內會持續下去,你會繼續睡得不好,或工作上有小出錯,跟朋友聊天可能會哭,而且要冒一個可能真的會變成抑鬱症的風險, …

+VE思——適應障礙(三)

補習老師小芬,因為跟拍拖半年的男友分手,感到不開心,影響日常生活。他在跟小兒補習期間哭了,我決定幫助她。 「人人都有情緒,失戀感到不開心,很正常的。」我說:「但如果不開心的程度超過了某個限度,令自己感到困擾,又影響生活,那可能是病態。比如抑鬱症、焦慮症,等等。」 小芬望着我,細心地聆聽。 「妳的情況,未至於有病。」我感到小芬聽着,有點舒一口氣,我續說:「簡單來說,這種不開心的情緒反應,如果超過六個月,才有機會是抑鬱症;但妳現在的兩個月也不是一個可接受的時間。另一方面,妳還能工作 …

+VE思——適應障礙(二)

小兒的補習老師小芬,上星期在補習期間哭了。我請工人帶小兒去吃東西,然後在家安慰小芬。究竟她發生了甚麼事? 「對不起。」我泡了一杯茶給小芬,她定過神來,開始說自己的事:「其實兩個月前,男朋友跟我說要分手了,毫無預兆的,我根本反應不過來。分手前一星期我們還好好的,他來我家跟爸媽吃飯,那天他也表現得很開心,爸媽也很喜歡他,但怎料一星期後……」 失戀是大部份人都會經歷的事,失戀會痛,這種痛只有當事人才有真切感受。但我留意到她說,是兩個月前的事,如果兩個月還有這樣的反應的話…… 「分手之 …

+VE思——適應障礙(一)

「十點十分了,為甚麼小芬還未到?」我看看牆上的掛鐘,又核對自己的手錶,沒錯,是十時十分。 每逢星期六早上十時正,小芬都會來替小兒補習數學。小芬兩年前開始到來替小兒補習,由於她教導有方,小兒的成績越見進步。她今年畢業,成為了一個正式的數學老師,原本她想辭去補習工作,但捨不得小兒,決定幫他直到小學畢業。 「她從沒有遲到的,今天怎麼了?」其實遲一點點沒甚麼大不了,但我有點為她擔心起來。 大約五分鐘後,門鈴響起,小芬進來了。「對不起,我來遲了,我在地鐵發呆了,過了幾個站才知道,對不起, …

+VE思——急性壓力症(四)

急性壓力症,在一些對生命有威脅的事發後三日至一個月內,有常常回想、夢見事發情況、害怕回到事發地點、對人有過分的戒心、有影響生活的情緒等徵狀,就會被判斷為患上此症。 「我還以為是創傷後遺症,姐姐很害怕是這樣。」芝芝說。 「你患的徵狀,如果持續到一個月以上,就真的會變成創傷後遺症了。」我解釋:「根據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(DSM-5),有一半創傷後遺症的患者,此前亦曾患上急性壓力症。」 「那麼,我盡快治療就可以了。」芝芝突然有一股樂觀的想法。 「是可以這樣說的。」我微微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