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g

+VE思——鬼上身?

回到診所,就見到張太和她的兒子Tomson。護士說他們一早在門口等待,嚇了我一跳。 Tomson今年八歲,就讀小學三年級,他患了過度活躍症,兩年來一直定期到我的診所治療,情況漸趨穩定。今次張太如此緊急,必定出現了突發事情。我還未問,張太已經開聲:「阿仔好像鬼上身!」 很多精神病的徵狀,都會被誤以為鬼上身。我望向Tomson,希望在張太描述之前,能否看出端倪。只見Tomson怯怯的望着我,卻冷不妨他突然大聲「嘩」了一聲,差點被他嚇倒。 「就是這樣了,何醫生。」張太說:「這三天,他 …

+VE思——防止打機成癮

舊同學沈美懷疑兒子患上打機成癮症,其實在醫學界,還沒有共識這是否一個病。暫時知道的是,在「打機人口」中,估計有百分之一至九的人會上癮。 大人跟小孩,成癮的機率是一樣的,而男士成癮的機會大於女士。小孩子打機成癮,會有像沈美這樣的母親,替兒子找解決方法;但成年人的成癮,只要他們覺得沒問題,一般不會求醫,令問題惡化,是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。 回說跟沈美的飯局,我打算告訴她一些預防的方法。醫治好兒子之後,可以防止他再一次成癮。方法有三: 一)要有時限。看電腦的時候,我們稱為screen …

+VE思——打機成癮(三)

舊同學沈美在晚餐中跟我說,她兒子有打機成癮的問題。沒有人開發相關的藥物研究,治療打機成癮。 「沒有藥物,也不代表不能治療。」我的說話,彷彿讓沈美重燃希望。我續說:「現在大都會找心理專家做行為治療。」 「心理專家?」我跟她介紹幾個相熟的心理專家,之後解釋大概會做甚麼:「不過在此之前,你找天正式帶兒子來我診所,我會先判斷他是否真的『打機成癮』。」 「有標準的嗎?」 「有,剛才說過,美國精神醫學學會的DSM-5並沒有把『打機成癮』納入正式診斷,但有在附件中列出了診斷標準,作為暫 …

+VE思—— 打機成癮(二)

舊同學沈美找我吃晚飯,原來她的兒子只顧打機,學業大退步。她沒收手機,兒子茶飯不思,常稱病不上課。 「我覺得他玩遊戲機上癮了,有辦法醫治嗎?」沈美心急的問。 作為醫生,我認為最正確做法,是她帶兒子見我,做一個詳細測試。不過她既然選擇了朋友式探詢,我也非正式跟她談談。 「其實,是否有『打機成癮』這回事,或者說『打機成癮』能否說是一種病,在醫學界還是一件有爭議的事。」我說:「美國精神醫學學會的DSM-5(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…

+VE思——打機成癮(一)

「子良,功課做好沒有?」沈美一回家,見到兒子如常地坐在沙發上,望著手機,在玩那個名為「皇者傳說」的網上遊戲,她也一如以往的這樣問。 「今天沒有功課。」子良也是跟前幾天一樣,給她一樣的答案。沈美歎一口氣,回到房間換衣服。 上到中學之後,沈美買了一部手機給子良。同學人手一部,她不買也不行。子良得到手機後,每天都機不離手,問他玩甚麼,他倒會興奮的說「皇者傳說」有甚麼好玩,聽說是在網上跟同學組隊的戰爭遊戲。 最初,沈美跟子良約法三章,每天要把功課做好才能玩。可是她萬料不到,中學的功課不 …

+VE思——戒冰?

國雄染上冰毒癮,向我求助,但換來無情的事實:「但你知道嗎?世上沒有戒冰毒的方法。」 的確,是沒有藥物可以幫助戒冰毒。比如染上白粉毒癮,可以服美沙酮;但染上冰毒,是沒有指定的藥物可以服用。「但是,也不代表沒有其他方法。」國雄聽到我說,彷彿有點舒一口氣。 「有兩點要注意的:第一,毒不可戒,但徵狀可戒。」國雄聽完,微微點一點頭,我續道:「比如戒毒時太辛苦,不能睡覺,可以服適量安眠藥;如果有其他徵狀,或情緒上的問題、甚至思覺失調等,都會有適當的藥物去醫治相關病徵。當然,需要醫生的指示,不能胡 …

+VE思——冰魔害人

「思覺失調?」國雄上了冰毒的癮,到我的診所問我相關問題,我講到有可能出現思覺失調的徵狀時,他感到十分驚訝,問:「那是怎樣的徵狀?」 我原本想請他談談他自己的徵狀,但見他問得熱切,就先回答他:「思覺失調是一種病徵,包括妄想,以及所有感官、感覺的幻象如幻聽、幻視、幻嗅、幻味和幻覺(觸覺)。其中冰毒的思覺失調徵狀,是幻覺(觸覺),即身體的感覺,例如有蟲在皮膚之下,不斷去抓,抓得皮破肉爛也要抓。」 「阿祖是這樣!阿祖是這樣!」阿祖就是帶他參加迷幻派對的那個人:「他常常說有蟲在他的大腿,不斷的 …

+VE思——迷幻派對

國雄參加了迷幻派對,上了冰毒的癮,他覺得不妥,向我求助。 冰毒有個學名,名為「甲基苯丙胺」或「甲基安非他命」(methamphetamine),是一種能刺激中樞神經活動的強力興奮劑。因為外形是無色的粒狀透明晶體,就被俗稱為「冰」,有不同形狀和大小。最常見的吸食方式,是吸入其加熱後所蒸發的煙霧。也有人口服、用吸管或直接鼻吸,以及用針筒注射。其中最快上腦的,就是吸煙和針筒注射,當中因為吸煙較方便,所以最多人用這個方法。 「我入到屋,已經嗅到氣味了。當然覺得感覺很好,後來朋友就介紹了這種毒 …

+VE思——冰之惡

國雄有點緊張,他望一望錶,傍晚六時三十分。 他在交友app識朋友時,認識一個叫阿祖的人,跟阿祖見過幾面之後,阿祖提議下次到他的「私竇」認識他的朋友。一聽到「私竇」兩個字,國雄彷彿明白接下來會有甚麼事發生。一個party,性與慾的party。 阿祖在港鐵站迎接他,帶他到附近一幢唐樓。打開門就飄來一股香氣。房內燈光幽暗,國雄見到有七、八個人,有些已經摟作一團。 阿祖擁着他的腰,帶他到一個無人的角落,那裏有一張枱,枱上有些粒狀物。 「覺得這裏好香,是嗎?」阿祖把頭靠去國雄,國雄 …

+VE思——酒精戒斷症狀

「我想戒酒,應該怎麼辦?」因為酗酒,令多位男朋友都離她而去,凱玲決定解決問題。她來到我的診所,就是想戒酒。 有些人以為,戒酒而已,為甚麼要找醫生?下定決心,不喝酒就可以了;如果決心不足,即使有醫生,也無補於事。 這些觀點,大錯特錯,而且必須宣揚出去:戒酒要有方法,說戒就戒,得不償失。 這是因為,有一個情況,名為震顫性譫妄(Delirium tremens)也稱為是酒毒性譫妄。當一個人這突然停止喝酒,身體上和精神上就會出現嚴重的戒斷癥狀(withdrawal symptoms),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