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g

+VE思——孌童癖(二)

振華喜歡未成年的女孩子,並對她們有性衝動,害怕自己患上孌童癖,感到困擾,來求醫。 其實,喜歡未成年的女孩子,不一定是孌童癖。孌童有兩種,一種是孌童性傾向(pedophilic sexual orientation),另一種叫作孌童障礙(pedophilic disorder)。前者不是一種病,只是一種喜歡,不帶任何行動—即使在心底或對小童有性衝動,但不付諸實行,受自己、社會道德規範制約,不是病態。後者是一種病態,不但喜歡小童並有性衝動,還會做出為社會不容的行為,且一而再,再而三,即使曾被捕 …

+VE思——戀童癖(一)

「謝謝醫生。」「你出去等一下,我會開藥給你。」當振華離開我的辦公室之後,我回想他所說的一切,並看看有甚麼藥物可以幫助他。而對他用藥,是這次需要慎動思考的。 振華很困擾,但其實他來到我面前的時候,甚麼都沒有做。 「我很喜歡年輕的小女孩。」振華二十一歲,國字口臉,有點胖,說話除了有點尷尬,倒是中氣十足。 「有多年輕?」 「大概……十二、三歲吧。未成年的,未成熟的。」振華擅長說話,他把心裏所想的都準確描繪出來:「就是胸部剛開始發育,皮膚還很稚嫰。平日穿校服好看,但我也不一定喜歡 …

+VE思——戀物癖(四)

吉良只能跟手部漂亮的女生發生性行為,但妻子產後不願意修甲和護理手部,令他出現性功能問題。這種性癖症應該如何醫治? 很多性癖症都會用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(SSRI),戀物癖也不例外。但在吉良的個案,卻又真的是個例外—有時不能一本通書睇到老,每一個個案都是獨特的,要小心應對。 SSRI本身有壓抑性慾的作用,所以一般會因為性癖症而犯案的病人,我都會用SSRI ,減少慾念,再配合心理輔導,使其不會再因為性癖而犯案,偷窺的不再偷窺,露體的不再露體。至於戀物,大部份戀物癖案例,都是偷竊,如偷別人的 …

+VE思—— 戀物癖(三)

吉良的性癖,是對美麗的手部才能產生性興奮。他認識了擁有一對「靚手」的妻子,結婚產子後,以為會過美滿的生活,豈料意料之外的問題出現。 「生了孩子之後,她變了,變得不再喜歡美甲。」吉良說。婚前每天都會塗上不同顏色的指甲油甚至彩繪的妻子消失了,現在的她,不但不會美甲,就連手部也沒有好好護理。「她說,湊小孩子的時候,塗指甲很不方便,又怕化學物質影響小孩,又說連睡覺時間都沒有,又怎會有時間塗指甲?」而且,因為多做了家務,妻子的手變得粗糙了,已經不是吉良喜歡的那對手。 「她說的,我都明白。對,她 …

+VE思—— 戀物癖(二)

很難想像二十三歲的吉良已為人父,他有一個九個月大的小寶寶,任誰都覺得他有一個幸福家庭,但吉良的苦處,看來沒人能分擔。 他認為自己有戀物癖,喜歡看女人雙手。「有一個標準的,一定要細長型的,然後指甲一定要裝扮一下,可以塗淨色的指甲油,也可玩美甲彩繪,每天不一樣就更好了。手部有痣的我也不喜歡。對,這是我擇偶條件之一,但我覺得怪怪的,就連太太都不知道。」吉良自己的手,倒沒有怎樣裝扮過,他說男孩子跟女孩子不一樣,在男人的手中美甲,感覺怪怪的。 美甲的喜好,來自第一任女友,她是一個兼職手部模特兒 …

+VE思—— 戀物癖(一)

吃過午飯,迎來今天的第三位病人。他叫吉良,患戀物癖(Sexual fetishism)。 戀物癖,顧名思義,是對死物或除性器官以外的人體產生性興奮。所謂死物,常見是絲襪、制服、內衣等;性器官以外人體,戀-足、戀胸很尋常。但也有些一般人難以接受的如戀鞋、戀體液、甚至戀排洩物。單純戀物並非病態,但若病人感到痛苦,或對其生活(一般是性生活)構成影響,就需要精神科醫生協助。 吉良就是感到苦惱。他戀的是很奇怪的部位:手部。記得他第一次來時,雙眼盯着我的手,我還不太為意,直至他說出困擾時,才暗暗 …

+VE思——露體狂(四)

阿民在公園向女學生露體而被法庭判了感化令。他有向陌生人露體的想法長達四個半月,付諸實行,然後被捕。 「我想醫治,即使曾被捕,但我仍然有想向他人露體的慾望。」阿民說着,有點徬徨:「我最初不認為要看醫生的,但如果被捕了,留有案底了,但我仍然心思思想做,那不是很不正常嗎?」 其實,阿民太遲發現自己不正常了,在犯案之前就應該意識到。治療方法也是一貫的,用治療抑鬱症的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(SSRI),以及找心理專家輔導。輔導的重點是心態。一般的露體狂患者都會覺得,他只是向人展示自己身體而已,相對 …

+VE思——露體狂(三)

在公園向女學生露體、被法庭判感化令的阿民,仍有犯案慾望,所以通過律師找我幫忙。我初步判斷,他患上露體性癖症。從在家中自慰被外傭姐姐偶然發現起,他被人看見私處後感興奮,之後每次自慰故意不鎖門,或打開窗簾。事實是,外傭姐姐再也沒衝進來。 「之後,又發生了甚麼事?」 「之後……沒甚麼事發生,但我愈來愈想給人看,給一些陌生人看。我不知怎樣做,上了一些外國色情網站,竟然給我看到一些關於露體的群組討論,他們說了很多在街上露體的辦法,我感到……很刺激,很想嘗試。」之後阿民說了幾個在戶外露體方法,恕 …

+VE思—— 露體狂(二)

阿民在公園向女學生露體,被法庭判感化令。即使有案底,他仍然有犯案慾望。如果再犯,可能要坐監。阿民不想,他通過律師找我幫忙。 我想知道他喜歡露體的源頭是甚麼。不是每個人都有一個明確的起點,但阿民想了一想,確切說了出來。 「大概一年前吧。」穿上白色衞衣的阿民,深呼吸一口氣說:「我剛剛跟女朋友分手,有一天感到……有需要,在房中自慰。以往如果要做這回事,會鎖好門,但這次忘記了。在自慰中途,家中外傭姐姐突然開門,她看見我,嚇了一跳,急忙把門關上。但我卻在那一刻感覺到異常的快感,我沒有停止自慰… …

+VE思——露體狂(一)

「阿民,你好!」這是我今天的第二位病人。我今天全日都是性癖症的病人,第一位是犯了偷窺的阿成,第二位就是正坐在我對面、懷疑自己是露體狂的阿民。他是第一次來看病,是律師轉介的。露體狂的個案不多,我也正好事先準備了一些資料。 露體狂病患者大多是年輕人,十八至二十歲。但也有中年的露體狂。面前的阿民剛好二十歲,表面上是一個普通的少年,不善辭令,說話比較小聲。他穿著普通運動外衣,不是像電影那一種穿上乾濕褸內裏真空隨時露出下體的猥瑣男人,甚至他進來說要脫掉外衣,我也不覺得他想暴露甚麼。可以說,表面上是看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