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VE思——身體畸型恐懼症(四)

+VE思——身體畸型恐懼症(四)

琳坦患的是身體畸型恐懼症,因一次單車意外,醫生說其鼻骨稍微歪掉,但肉眼看不出,自此她就覺得鼻子歪掉了。 然而,這個身體畸型恐懼症,真是始自意外嗎?經一番診斷,我發現並不如此。琳坦十七歲的暑假發生意外,十八歲來求診,一年間由每天用尺子量鼻,到堅持到韓國整容否則尋死,但原來早在十二三歲,她就覺得鼻子有問題。 「我當時覺得鼻子太大了。現在也是的,你看看比例,我瓜子臉,嘴子比較小,鼻子的闊度幾乎比嘴子還大,那不是過大嗎?」其實我絲毫不覺得這是個問題,琳坦在我眼中更是少見的美人兒。「我常常覺其 …

+VE思——身體畸形恐懼症(三)

琳坦一次單車意外,弄傷鼻骨,醫生說有點歪了,但肉眼看不出來,自此她把所有注意力放在鼻子上,又拿尺子量度,又用化妝品把鼻子畫直,甚至說要到韓國做整形手術,媽媽看不下去,帶她來見我。 她患的是身體畸形恐懼症,是強迫症的一種。畸形恐懼,英文叫dysmorphophobia,講點歷史,是一八九一年由一位叫做Enrique Morselli的人提出的,也是由他命名的。身體畸形恐懼症的病人,過份關注和誇張自己認為的所謂身體貌缺陷。 以我的經驗,病人通常像琳坦一樣,身上缺陷小得不值得關注,有時甚至 …

+VE思——身體畸型恐懼症(二)

「我跟琳坦說,只要何醫生說你不是精神有問題,而是鼻子真的歪掉了,我就帶你去韓國做整容手術吧。」琳媽交代,為甚麼自覺鼻子歪掉了的琳坦,會願意前來看精神科醫生。 琳坦因為一次單車小意外,醫生說鼻子歪了一點點,但看不出來影響不了外觀,可是琳坦卻一直覺得有很大影響。我判斷她患的是身體畸型恐懼症,但還是要聽聽她怎樣說。 「我覺得自己很蠢。」琳坦笑得有點無奈:「我幾乎每見到一個同學都會問,他們都會答我沒事,還說我很漂亮,我很想相信,但隔一天又覺得鼻子還是歪掉了,又問他們。有些同學覺得有點厭煩了, …

+VE思——身體畸型恐懼症(一)

「何醫生,我的鼻子歪了。」聽到琳坦這樣說,我不由得呆了一呆。鼻子歪掉了怎麼來看精神科?但見她的媽媽欲言又止,我就明白情況並非如此單純。 琳坦今年十八歲,擁有一副男生應該十分喜愛的美人瓜子臉,她說鼻子歪了,我也看一看她的鼻子,驟眼看來十分正常。 我把目光投向琳媽,她明白我想知道一點情況,就說:「去年暑假,琳妲跟一班同學去踩單車,發生了小意外,與其他單車碰撞,琳坦連人帶車倒在地上,手腳擦傷,鼻子也碰在地上,流了點血。當時醫生說,鼻子有一點點歪掉了,但十分輕微,不影響外觀,也不影響正常生活 …

+VE思——強迫症(五)

上回說到,強迫症患者在求診前,都會嘗試自己把問題解決。這是十分正常的,因為那種強迫行為已經造成了自己的困擾,自然會自行尋找解決方法,可是大部份人的方法都是非理性的、並不對症下藥的,也解決不了問題的。譬如上次說常以為父母被綁架的晞彤,她每次有這個念頭的時候,都會用雙手拍打自己臉頰三下,意思是想自己清醒一點,不要去想。但這其實只是增加了拍打臉頰這個強迫行為,並沒有讓念頭消除。 強迫行為一般會花病人十分多的時間,每天至少一小時,影響生活,病人感到不開心,甚至自覺抑鬱,才來求醫。求醫的時候,我都會 …

+VE思——強迫症(四)

上期說到,因為疫情,有些人出現了強迫症。但其實還沒有疫情的時候,就已經有強迫症這個病,而我也曾接觸過不少這樣的病人,有嚴重的,有輕微的。 最嚴重的要算是秀美,她是一個年約五十歲的婦人,她跟我說,她害怕會丟掉自己的DNA!她不知從哪裏得來的知識,說人的皮膚、口水會有DNA,這些知識固然正確,但她用不正確的心態去理解,以為只要有皮膚屑掉在地上,就會失去了DNA,她每走一段路,都會回頭望,看看有沒有掉下頭髮之類,一段短短的路程,她可能要走上半小時甚至一小時,其間來來回回,望着地面仔細檢查,嚇倒別 …

+VE思——強迫症(三)

肆虐近一年的疫情,竟讓一些港人得了強迫症,艾莉是其中一人,卻不是唯一一個。 為抗疫而改變生活習慣,不一定是強迫症。很多人會在門外脫去鞋子,噴好鞋底才進門。一回到家洗手是醫生的建議,也有人一回到家就洗澡,這都不一定有問題。但艾莉有些情況是讓自己感困擾的:「我回家之後,會立即洗澡。如果丈夫和小孩子先洗,我會自己站在玄關;如果是丈夫洗後,我也不准他離開玄關半步的。而待大家都離開玄關之後,我就會叫工人到玄關抹地,才安心。」 這還不是最嚴重的,艾莉接下來的話,最令人擔心:「我去洗澡時,我十分害 …

+VE思——強迫症(二)

新型冠狀病毒肺炎,改變了生活。天天戴口罩,部份人留家工作,上班的一下班就回家,沒夜生活,跟朋友只能網上聊聊天,很久不見。人人如臨大敵,家中很多清潔用品,又有許多洗手步驟,務求一塵不染,拒病毒於門外。 可是,這一份緊張,讓部份人患了病,不是中肺炎,而是強迫症,例如艾莉就是我最近的病人。 「我覺得我有病,一定有病!」艾莉坐下來後,劈頭第一句就這樣說,語氣擔心不已。 艾莉三十五歲,有一個丈夫、一個兒子,與工人一起住在一個五百呎的單位,過的是平凡生活。我問她發生甚麼事,健談的她一股腦兒 …

+VE思——強迫症

上次說到修文患上強迫型人格障礙時,妹妹采文一度誤會哥哥患的是強迫症。兩者簡單的分別是,強迫症患者會對自己的強迫行為感困擾,然而,強迫症是甚麼?強迫症(Obsessive-Complusive Disorder)是一種無意義的重複行為和思想,患者雖然感到苦惱,但沒能力擺脫它,繼而影響日常生活。 強迫症可分為強迫行為和強迫思想,當中有些以強迫行為為主,有些以強迫思想為主,這些我們稱為跟強迫行為強迫思想有關聯的病症,有以下幾大類別: 第一個是身體畸型恐懼症(Body Dysmorphic …

+VE思——強逼型人格障礙(四)

「采文說,我患了強逼症。」「不是強逼症,而是『強逼型人格障礙』。」 修文以為自己患了強逼症,但我根據采文所說,我的判斷他是得了強逼型人格障礙。雖然兩者都是「強逼」,但有兩個顯著的分別:第一,強逼症的患者,會為自己的強逼行為而感到困擾,他們知道不應該做某些事,但身體卻不聽使喚;而強逼型人格障礙,則並沒有覺得自己的行為有甚麼不妥,是理所當然要做的;第二,強逼症患者主要是強逼自己,但強逼型人格障礙由於並不認為自己守著的規條有問題,所以會「推己及人」,要求身邊的人也像他自己一樣去處事。 修文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