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VE思——恐懼症(四)

+VE思——恐懼症(四)

柏高說了他害怕搭飛機的經驗,我再給他多做一些問診,確定他患了恐懼症。由於有現實考量,他的工作常常要往來北京,所以有必要治療。 大部份來治療的都是怕搭飛機,也試過有病人怕狗,因為在香港狗也很普遍,的確會有困擾。當然,是否治療是病人自己的決定,我只會作出我認為適當的建議。 治療方面,我會用藥,但主要是找心理專家做心理治療。另一方面,柏高跟公司說明自己的情況,公司也十分支持他,暫時請副手代替他在北京工作,大約半年後,柏高自己也漸漸有信心,他可以搭飛機。 我建議他先不要去北京,北京要飛 …

+VE思——恐懼症(三)

「醫生,我要辭掉工作,選擇另一份不用乘飛機的工作嗎?還是,這是可以醫治的?」患了恐懼症,害怕搭飛機的柏高,這樣問我。其實,面對恐懼,應該逃避,還是面對?這當中沒有真正的答案。但面對恐懼症,我卻有一些看法。 恐懼,每個人都會有。有人怕蛇、怕老鼠、怕蜘蛛,你可能會說,怕這些生物很正常,但也有人怕狗,見到狗會全身發抖,在路上見到會繞遠路,即使只是臘腸狗。也有人畏高,或者怕流血、怕打針。現在要打疫苗嘛,有朋友怕得一走進去,跟護士核對過資料後,都幾乎別過頭,閉上眼,完全不望向護士那一方,直到離開,他 …

+VE思——恐懼症(二)

「甚麼時候開始害怕乘飛機?」柏高他上星期從北京工幹回港,在飛行途中突然醒來,他因為有飛行恐懼症,十分慌張,出現嘔吐、呼吸困難的症狀,卻因為當時是降落的階段,機上所有人都不準離開座位,柏高經歷了九霄驚魂,差點走進了鬼門關。他的妻子提議找一個精神科醫生,於是柏高來到我的辦公室。 「記得第一次乘飛機時還是很興奮的。」柏高苦笑著說:「當時是爸媽帶我去旅行吧,應該是初中時期。後來……我記起了,有一次,飛機遇上氣流,晃得十分厲害,更突然急速下降,像過山車俯衝的離心力一樣。接着,大約一個星期後,我留意到 …

+VE思——恐懼症(一)

柏高上了飛機之後,立即乾了三小杯白酒。 「一睜開眼,飛機就降落到香港機場了。」他自言自語。柏高因為出差,兩日前去了北京,現在啟程回港。 如他所料,飛機還未起飛,他就徐徐入睡。 夢中,他竟然回憶起這個月的生活片段。 「柏高,Peter離職了半年,我一直爭取由你頂上他的位置,現在上頭批了,你可開心了吧!」柏高的上司安迪笑着說。這一次升職,人工翻了一倍,但要兼管北京分部的工作,所以每個星期都要到北京開會。 「每星期都要飛北京?你這樣的人怎行?」回到家,妻子立即露出質疑的目 …

+VE思——選擇性緘默症(四)

當一個小朋友,在特定的環境下不會說話,持續超過一個月,就可能患上「選擇性緘默症」。其實大人也有可能患上的。這個病很罕見,也較難去判斷,因為一般害羞的人也會有相同的表現。我建議首先是多作觀察,並作適當的應對,就像樂樂這個案一樣。 「怎樣才能應對得宜?」樂樂的母親美儀問。 「首先,妳自己不要太緊張,或不要讓小朋友覺得妳對這件事十分緊張,當他有這個意識時,要開口說話,就會更難,你要平常心,遇上他不說話,不要不停的叫他:『你講啦,快點講啦』,而是跟他說:『沒問題的,不說話也可以,最重要玩得開 …

+VE思——選擇性緘默症(三)

「樂樂可能有『選擇性緘默症』。」朋友美儀的三歲兒子樂樂,從暑期班到開學一個月,一直都不肯說話。聽了美儀講述樂樂的具體情況,我初步得出這個結論。 「這是甚麼病來的?能否醫治?」美儀彷彿抓到救命稻草,表情變得緊張起來。 「不用太緊張,先聽我說。」我說:「這個病最大的特徵,是在陌生環境下不會說話。比如,在同一天,在學校不說話,但回到家卻說個不停,即是在特定的情境才會講不出聲,說不出口。當這個情況維持超過一個月,就可能患了這個病。現在樂樂在暑期班加上新學年,也超過一個月了,所以不排除是患了這 …

+VE思——選擇性緘默症(二)

朋友美儀的三歲兒子樂樂,在家像開籠雀,但出外就變「鵪鶉」,不肯說話。暑期班連同上學,已經兩個月了,情況一直沒變。美儀緊張兒子,特別約了我吃晚餐,希望我給點意見。 「都是Covid惹的禍!」美儀似乎把一切都怪罪疫情:「如果沒有疫情,樂樂就會有正常的成長,會上Playgroup,之後上PN,閒時又可以帶他出街,見見親戚朋友,跟同齡的小朋友玩。整個二○二○年就在家中虛度……」其實樂樂的問題不一定是疫情引發的,但現在也先不忙追究,解決問題才是當務之急。 「七月的時候,我們為樂樂報暑期班。樂樂 …

+VE思——選擇性緘默症(一)

因為Covid-19疫情,我除了看診,都很少跟朋友見面了。但這次美儀約我,從她在電話筒另一頭的聲音中聽出,可能有點煩惱事想我幫忙,所以我二話不說就應約了。 一星期之後的一個星期五晚上,我到達中環一間餐廳,我很快就見到美儀,以及他的丈夫和小兒子樂樂。 我算一算,樂樂應該有三歲了,我還記得出席過他的百日宴,當然他不會認得我。我走過去,向他們三人打招呼,夫婦二人都十分熱情,但樂樂看起來卻有點害羞,縮在媽媽身後。 「樂樂,叫Auntie Robyn!」美儀輕聲細語地對樂樂說。樂樂聽了, …

+VE思——分離焦慮症(四)

從朗母和伍副校長口中,已經知道阿朗患了兩個分離焦慮症的症狀:跟母親分離時會感到痛苦,以及母親不在身邊,不敢睡覺。要多一個,才能確定患有此症,而我需要阿朗親口回答問題。 這需要一些耐心和時間,但在朗母協助下,我知道了:他會反覆夢見跟母親分離而驚醒;他害怕離開母親,是因為害怕母親會像父親一樣一去不返;當知道要上學,要離開母親,他感到十分不開心;他十分害怕只有自己一個。以上已經是四個從他口中知道的症狀。 他沒有的兩個症狀,是害怕離開母親之後,自己會受到傷害;他也沒有因為分開而有肚痛、嘔吐之 …

+VE思——分離焦慮症(三)

阿朗新學年升讀小學二年班,突然不想上課,無論怎樣都不願意離開家門。伍副校長找我求助,我跟阿朗和朗母一起面診,發現阿朗一點也不願意離開母親。經過一再探究,原來朗父在六月的時候因為交通意外離開人世。 因為父親的死,令阿朗變得依賴母親,一刻也不願意離開,他害怕只要母親離開他的雙眼,就會像父親一樣永遠不回來--這是我暫時的推論。 「他的父親在六月底逝世,之後因為要辦喪事,阿朗最後兩星期的課也沒有上。」朗母說。之後暑假來臨,阿朗跟沒有工作的母親二人或躲在家中,或出外散心,母子二人形影不離,直到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