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g

+VE思—— 偷窺(四)

阿成因為在某商場女洗手間偷窺被當場逮到,他的律師請我替他做一份精神健康報告。我正在聽阿成述說心路歷程,原來在此之前,他在一個運動場公廁偷窺也被一個男人發現,但他逃跑成功。之後覺得下次沒有這樣的幸運,決定停止偷窺。可是,這是靠意志力可以改變的話? 如果是病,就不可以了。 「大約有一個月,我停止了偷窺。」阿成說:「星期六來到,我會上網,看一些偷窺的片段代替。最初的一兩星期還可以控制自己的想法,但愈是看到那些偷窺的片段,就愈想去做,到了第三個星期,我跑到街上在商場女洗手間門口掙扎,第四星期 …

+VE思——偷窺(三)

阿成在商場女洗手間偷窺被逮到,律師懷疑他患了「性癖症」,請我替他檢查,並做一個精神健康報告供法庭參考。其實一個人是否有「性癖症」,與他是否感到困擾,有莫大關係。 阿成每逢星期六日,都會到各大商場洗手間或公廁偷窺。留了一頭長髮的他,選擇一大清早進去,躲在廁格之中。有時,他會在廁格的上方和下方偷看,有時會拍照,回家看着相片自慰。但隨著偷窺的次數增加,他似乎愈來愈感到不滿足,逗留在廁格彷彿比任何事都重要,甚至因此而在接下來的正常社交中遲到、失約。 「這太難看了,我不想被這種興趣支配。」阿成 …

+VE思——偷窺(二)

阿成因為在某商場女洗手間偷窺,被控遊蕩罪,他的律師替他做一份精神健康報告。 有好些人認為在女洗手間偷窺的都是「變態」、有病,其實不然。有些人純因奇怪的性趣而犯罪,那就是一宗普通的罪行,不是精神病的問題。是性趣還是性癖,關鍵在於病人對自己這個行為,是否感到困擾。 「第一次偷窺,是無意的。」阿成說他的偷窺歷史:「大概去年,表姐因為家庭問題來我家小住一星期,有一天半夜,她夜歸,洗澡時門沒關上,我在外面都看到了,一邊看,一邊自慰。之後念念不忘,但表姐卻走了。」表姐走了,但阿成的慾望卻燃起了, …

+VE思——偷窺(一)

上回說到,我一天內所有病人,剛巧都患上「性癖症」(paraphilic disorder)。其實他們都有犯案的嫌疑,在保釋時候,辯護律師希望找位法醫精神科醫生替他寫一份精神健康報告,證實他犯案時精神病發作——這屬於辯護律師立場,但我們法醫精神科是中立的,會替病人診斷,精神健康報告會如實寫出診斷結果,有病就有,沒病就沒有。 第一位進來的是阿成,二十六歲,已是第二次覆診了,經過今天,應可以寫這份報告。阿成被控遊蕩罪,其行為是偷窺:他在某商場女洗手間廁格內被捕。 每次遇上這類案件,我都感到 …

+VE思——性癖症

今早,有點塞車,幸好準時回到辦公室,剛好第一個病人打電話來說會遲到十五分鐘,所以我有片刻預備工作。打開日程表,看看今天有哪些病人,一看之下,差點失聲地說:「為甚麼都是paraphilic disorder?」 在病人之中,有部份可歸類為paraphilic disorder,中文是「性癖症」,具體而言是偷窺狂、露體狂、非禮、施虐和受虐、戀童、戀物、易服,等等。這類一般不是普通精神科問題,而是犯了案,來找我替他寫精神健康報告,供法庭參考。我是法醫精神科醫生,這是我基本工作範圍。 人們以 …

+VE思——劇食症(四)

子文是我的舊病人,六年前患了厭食症,給我治好之後,今天卻因為患了另一種進食障礙「劇食症」而來找我。他一星期大約有兩至三次,控制不了飲食,愈食愈胖。 「那麼,這個病如何醫治?」子文緊張地說。 「跟厭食症相似,需要心理專家做心理治療;也跟上次一樣,我可以幫你。」其實,一班人一起醫會比較好,但未必輕易同時有一班人患上劇食症。 「大約多少時間可以醫好?」 「這個也要看你是否依足我的指示了,六年前你很乖,現在還可以嗎?」他點一點頭。 由於子文的情況不算太嚴重,估計一年之內可以 …

+VE思——吃到死

二十四歲的子文,六年前患了厭食症,康復後卻又患了另一種進食障礙:劇食症。 「我原本不認為是大問題,是媽媽叫我來找你的。」子文搔一搔頭,續說:「媽媽說,發現我房內、衣櫃內、書櫃抽屜內,非常非常多零食,然後她觀察我,發現我愈來愈多時間一個人關在房中吃東西,體重的上升更顯而易見了。這些行為我都知道的,但直到媽媽告訴我,才意識到可能有問題。」 「你要謝謝你的媽媽啊。」我認真的跟他說:「其實你知道嗎?這個病不好好治療,有機會引致死亡。」子文聽到我說,嚇了一跳。 我不忍心讓他驚嚇太久,立即 …

+VE思——劇食症

五年前的病人子文重新在我眼前出現,嚇了我一跳。之前他患的是厭食症,瘦骨嶙峋的,治好後回復正常體形,怎料闊別五載,他變成一個「大肥佬」?原來,最近大半年,他不能節制飲食,愈食愈胖。 「你患的是劇食症。」我跟子文說:「兩種都是進食障礙,但劇食症跟厭食症不同,一個是不停的吃,一個是不願吃。」 現在的子文二十四歲,是容易患上劇食症的年齡——厭食症一般在十多歲,劇食症患者年長一些。子文很不幸地,一連患上兩種進食障礙。 「為甚麼會患這個病?」子文的問題很好,但答案跟他六年前問為甚麼會患上厭 …

+VE思—— 劇食症(一)

看到子文坐在我面前,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甚至有一刻想找護士Betty入來大罵一頓,覺得他搞錯了,把同名同姓的新症以為是舊症,直到子文開口跟我說:「何醫生,不認得我吧。」我才肯定這是闊別了五年的病人。 五年前,不,第一次見子文是六年幾前的事。當時子文十八歲,患了厭食症,瘦骨嶙峋。我花了一年多時間悉心醫治他,讓他漸漸變回正常的體格,不瘦不胖,剛好,臨別之前我還笑說:「你這樣的身形才有女孩子喜歡。」他笑說準備到美國唸書,「要識鬼妹」。但今天眼前這個子文,怎麼變成一個大胖子了? 「從上 …

+VE思——神經性暴食症 (四)

心蕾兩度患了「神經性暴食症」,一星期總有一天,一整天不吃東西,直到晚上一次過吃三四人的份量,然後用各種方法把身體的食飯或嘔吐或排泄出來。這次算是復發,治療的方法有否不一樣? 治療方法是一樣的。但可以一提的是,跟厭食症的治療法不同。厭食症患者只需要進行思想行為治療(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,簡稱CBT),但神經性暴食症患者則要服藥,服藥、思想行為治療(改變關於體重和身形的奇怪想法)、營養治療(見營養師,學習正確的飲食習慣),三管齊下,大概花一年時間,就會有成 …